其次,美国仍然坚持依靠以排他性的军事同盟体系为主的国际合作机制来维护国际安全秩序,这种做法使得其他更具有包容性的国际安全机制难以发挥作用,也增加了新兴大国对美国及其盟国的戒心和敌意。在此背景下,零和安全思维影响扩大,不少人认为,国际社会仍然是个丛林世界,崛起大国和守成大国无法和平共处,必然要走向战争,世界仍然笼罩在安全困境之中。【详细】